冼耀均

编辑:水面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19-11-18 09:09:29
编辑 锁定
本词条缺少名片图,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,还能快速升级,赶紧来编辑吧!
冼耀均,广州天河区冼村村民,2011年12月26日,在家中被警方带走,被行政拘留15天,罚款及收容教育22个月。警方没有相关监控、内裤等证物,以及D N A鉴定资料,警方在时隔41天后,以卖淫女的供述及电话记录清单,认定了冼耀均的嫖娼行为。冼耀均认为,天河警方对其作出的拘留和收容教育处罚决定明显错误,向天河区法院提起行政诉讼,结果败诉。2012年年11月6日,再次上诉至广州市中院。目前,该案二审尚未宣判。
中文名
冼耀均
国    籍
中国
出生日期
1968年
性    别
[1-2] 

冼耀均人物事件

编辑
冼耀均,广州市天河区冼村村民。2011年12月26日,冼耀均在家中被警方带走,在被行政拘留15天,再被罚以收容教育22个月。警方的依据是卖淫女周某某的供述,以及冼耀均在41天前与该女子的通话记录,认定了冼耀均的嫖娼行为。对此冼耀均认为,本案的起因与拆迁有关,天河警方对其作出的拘留和收容教育处罚决定明显错误,遂于2012年4月份向天河区法院提起行政诉讼,要求法院撤销警方的收容教育决定,结果败诉。同年11月6日,冼耀均再次上诉至广州市中院,该案二审尚未宣判。

冼耀均事件回眸

编辑

冼耀均深夜被抓

冼耀均今年44岁,目前尚处于收容教育处罚阶段。2011年12月26日零时30分许,有人到他位于天河区海文路22号的家门外不停按门铃,妻子李美铿听到门外人说要检查用电及消防安全,但从透视孔往外看时却不见人。那时,冼村拆迁改造工作正如火如荼,各方利益博弈不断。“我和妻子害怕,以为是黑社会,所以当即报警”。
数分钟后,猎德派出所一名黄姓警员赶到。按照冼耀均的说法,警察到了后没做任何处理,任由那些人继续撬门,撬开第一扇后,那伙人用铁锤将第二道门打烂,破门而入。随后,冼耀均和妻子及10岁的儿子,均被带回天河区拘留所审讯。
当天凌晨3时许,警方让冼耀均的妻妹到拘留所将小孩带回。凌晨约4时,警方对冼耀均的家进行了搜查。拘留通知书显示,2011年12月26日当天,警方即以“嫖娼”为由,对冼耀均做出了行政拘留15天的处罚决定。

冼耀均涉嫌嫖娼

此案在天河区法院一审时,作为被告的天河警方披露了传唤冼耀均的理由。2011年12月22日14时30分许,女子周某某在天河区冼村青龙大街五巷31号某房间卖淫时被公安机关查获。经审讯,周某某对卖淫行为予以承认,并陈述出其与冼耀均曾在一个多月前的2011年11月15日晚,在青龙大街六巷某4楼房间进行过卖淫嫖娼活动。
天河警方称,在案件调查过程中,他们发现冼耀均于2011年12月26日出现在天河区海文路22号的家中,遂依法对其进行传唤检查。因此出现了上述冼耀均被抓的一幕。冼耀均在接受调查时,“先是拒不供认任何违法事实,后又承认其上述嫖娼行为”。天河分局最终根据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严禁卖淫嫖娼的决定》及《卖淫嫖娼人员收容教育办法》相关条款之规定,于2012年1月6日(行政拘留15天处罚尚未结束)对冼耀均做出了收容教育1年10个月的决定。

冼耀均对簿公堂

冼耀均认为,天河警方对其作出的拘留和收容教育处罚决定明显错误,且警方的行政行为涉嫌违法,侵犯了其合法权益,遂于今年4月份向天河区法院提起行政诉讼,要求法院撤销警方的收容教育决定,并判令警方修复其被砸坏的门窗、赔偿损失和赔礼道歉。
“认定我嫖娼,为何不在第一时间对我进行抓捕,而是在隔了41天后才抓?”冼耀均称,警方无法出示相关监控、内裤等证物,以及D N A鉴定资料,就以嫖娼对其行政拘留并收容教育的决定没有事实依据,不合法。
同时,冼耀均认为警方刻意选择在凌晨上门抓人,还破门而入将门及天花板打烂,同时将其妻子及小孩带回拘留所审讯,违反了行政合理性原则。他称为了家人的安宁,在强大心理压力下,才被迫承认不存在的嫖娼事实,警方的做法既不合情也不合法。
警方则称,办案人员在执法过程中依法开具了传唤证、检查证,程序合法,定性准确,处罚合理,原告要求撤销收容教育决定及修复门窗、天花板并赔礼道歉的请求,没有事实及法律依据,故请求法院驳回。

冼耀均庭审焦点

编辑

冼耀均根据通话记录追溯嫖娼行为

作为被告的天河警方向一审法院提交了收容教育决定书、行政处罚决定书、行政拘留传唤证,冼耀均的询问笔录,证人的询问笔录,女子周某某的询问、辨认、认签材料及通话清单等证据。冼耀均对相关证据进行了质证,并认为笔录中存在诱供迹象。对于他与周某某之间的通话记录,他认为不能据此就证明双方存在卖淫嫖娼的事实。
鉴于冼耀均在一审开庭时推翻了在警方的口供,为查清事实,天河区法院在审理过程中,独立、重新对周某某、冼耀均分别制作了询问笔录。冼耀均针对法院做的笔录质证认为:周某某说出在公安机关做的笔录是公安人员制作好后,直接让她签的字,笔录中的内容不是她的陈述,只是他们要她签字,她就签字了。从警方提交的证据来看,公安机关制作的笔录是其单方面制作,属于假证。而他自己的陈述才是客观真实的,本案的起因与拆迁有关,他是在公安人员对老婆和儿子进行威胁的情况下,才被迫承认嫖娼。
警方对天河法院制作的笔录质证认为:周某某在该笔录中承认了与冼耀均有性行为及收取款项,因此,她在行政复议和诉讼过程中一直没有否认卖淫嫖娼的事实。周某某称所有笔录为警方制作好后要她签名,只是其主观臆断,并无证据证实。冼耀均开始称完全不认识周某某,后又承认与她发生卖淫嫖娼,这次笔录所说的内容与之前又不相符。且冼耀均所称“拆迁行为”与本案没有关联性,纯属其主观臆断。任何人卖淫嫖娼都应受到法律的处理,天河分局是依法对上述人员进行处理。另,冼耀均因曾被探视,存在串供的可能性。
天河区法院在一审判决中认为,关于冼耀均是否存在嫖娼的事实,警方在认定中有冼耀均本人和周某某的供述,证人证言、检查笔录、通话清单等证据证实,足以认定。冼耀均虽然事后否认,称是在警方以其家人相威胁的情况下才承认嫖娼行为的,且提出警方对其收容教育是因拆迁问题而导致,但并未提供相应的证据证实,对此法院不予采信。天河法院认为警方依据规定对原告作出收容教育22个月的决定,事实清楚,适用法律正确,并无不当。原告起诉要求撤销上述收容教育决定,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,不予支持。

冼耀均破门而入抓人是否合法

对于冼耀均认为警方破门而入程序不合法,并要求赔偿门窗天花板损失和道歉的要求。天河警方称该房屋是冼耀均的妻子李美铿的父亲所有,冼耀均并非所有权人,因此不具备提出赔偿请求的资格。警方认为李美铿在当晚曾报警,且喊过救命,证实民警进入房间有紧迫性。天河区法院认为,警方的行为并未违法,对冼耀均要求赔偿并赔礼道歉的要求不予支持。

冼耀均收容22个月处罚是否得当

天河法院还认为,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严禁卖淫嫖娼的决定》第四条第二款规定:“对卖淫、嫖娼的,可由公安机关会同有关部门强制集中进行法律、道德教育和生产劳动,使之改掉恶习,期限为六个月至二年。具体办法由国务院规定。”
国务院《卖淫嫖娼人员收容教育办法》第二条第一款规定:“本办法所称收容教育,是指对卖淫、嫖娼人员集中进行法律教育和道德教育,组织参加生产劳动以及进行性病检查,治疗的行政强制教育措施。”第七条第一款规定:“对卖淫、嫖娼的人员,除依照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》第六十六条的规定处罚外,对尚不够实行劳动教养的,可以由公安机关决定收容教育,”第九条第一款规定:“收容教育期限为六个月至二年。”
因此,天河区法院认为,对卖淫嫖娼人员决定收容教育是公安机关的法定职权。

冼耀均上诉中院

编辑
2012年6月8日,天河区法院一审判决驳回了冼耀均的诉讼请求。冼耀均不服,上诉至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。此案备受冼村村民关注,二审开庭当天,能容纳上百人的广州市中院第二审判庭内,旁听席上坐得满满当当。二审开庭时,因冼耀均的上诉请求、理由,以及天河警方的应诉意见与一审几乎一致,庭审过程相对简单。冼耀均当天亦出庭应诉。由于冼耀均的冼村村民身份,该案格外受到关注。与此同时,对嫖娼这种“无受害人的违法行为”处以长达六个月至二年的收容教育,也引发了不小的争议。目前此案二审尚未宣判。

冼耀均律师看法

编辑
为冼耀均提供辩护的广东法制盛邦律师事务所黄利红律师,在二审开庭时发表了较为充分的辩护意见。他认为,警方指证冼耀均嫖娼缺乏监控、录音、抓现行,D N A鉴定,物证等证据,仅用相互矛盾的口供来作为认定嫖娼的证据,达不到证据确凿、充分的程度。
另外他认为警方执法行为野蛮粗暴,本案并非有什么紧急情况,警方却刻意选择深夜执法,严重侵扰他人的正常生活秩序。使用破门入户的手段强行闯入冼耀均家里,给冼耀均及其配偶、小孩造成极大的惊恐。还砸烂冼耀均房间里的天花,严重侵犯了冼耀均及其家人的合法人身自由及财产权益。
黄利红认为,在法院向冼耀均及周某某所做的笔录中两人均提到,冼耀均被收容教育是与不配合拆迁有关。收容教育决定涉嫌为拆迁服务,执法动机不当。冼耀均和周某某在法院所做的笔录中,均否认有卖淫嫖娼之行为。此前之所以认,是因受到威胁利诱无奈作出虚假笔录。法院作为独立第三方,笔录的证据效力应明显高于有利害关系的警方所做。但在二审中,警方当庭再次表示,此案与拆迁无关。
同时黄利红认为,假设冼耀均有嫖娼行为,警方对冼耀均决定收容教育22个月的行政处罚行为,也显失公正。收容教育制度与2005年颁布的《治安管理处罚法》相冲突。《治安管理处罚法》规定:“卖淫、嫖娼的,处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,可以并处五千元以下罚款;情节较轻的,处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罚款。”这充分说明,法律对于卖淫、嫖娼的处罚仅限于罚款与拘留,并不包括“收容教育”。
国务院1993年制定的《卖淫嫖娼人员收容教育办法》与饱受争议的《劳动教养办法》有相似之处,即剥夺、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,不是由法院通过审判来决定,而是由公安机关等机构来决定,当事人缺乏充分的辩护机会,处罚容易失当。黄利红认为,随着劳教制度废除的呼声越来越高,收容教育制度也应当被重新审视和改革。
参考资料
词条标签:
人物